全球各地芯片巨头英伟达收购ARM 为何被冠以“又一场灾难”

  • 时间:
  • 浏览:6

原标题:为什么全球芯片巨头NVIDIA收购ARM被称为“一场灾难”?华为海斯应该如何应对

据9月13日报道,《华尔街日报》,美国芯片巨头英伟达宣布将以400亿美元的高价收购日本软银集团子公司ARM。一旦成功,这将成为芯片史上最大的一次收购,也将给全球半导体行业带来一系列影响。

软银和英伟达达成协议,交易将以现金和股票形式完成,包括价值215亿美元的英伟达股票和价值120亿美元的现金。如果ARM未来达到既定的财务目标,软银还将获得高达50亿美元的现金或股票,ARM员工还将获得价值15亿美元的股票。

然而,软银和英业达这样的双赢收购,被ARM的创始人称为“灾难”。

收购成功,英伟达将如虎添翼

英伟达不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但它现在是芯片行业的巨头之一,世界上大多数智能手机都使用其设计的微处理器。英伟达以在任天堂Switch游戏机上制作视频游戏等图形芯片而闻名。自从今年疫情爆发以来,人们被困在家里,所以对英伟达芯片的需求也大大增加,其公司成为今年股市表现最好的公司之一。

此外,随着各国实施远程办公,对数据中心的需求迅速增加;很多行业的自动化导致对AI计算的需求增加,这已经成为英伟达的有利条件。这些市场的成功让英伟达今年的收入飙升,股价再创新高,市值3000亿美元,超越英特尔成为美国市值最高的半导体公司。

成功收购ARM将使英伟达成为智能手机芯片市场的主导力量,以及从智能扬声器到健身跟踪器等一系列产品的技术提供商。对于四年前以320亿美元收购ARM却发现难以成长的软银集团来说,这笔交易的成功也将带来丰厚的回报。今年4月,软银集团财报公布了自1994年上市以来的最大亏损。2019财年,公司预计运营亏损1.35万亿日元(约合125亿美元),净亏损7500亿日元(约合70亿美元),这也是软银15年来首次出现年度净亏损。

收购的风险和流产可能性

对于英业达来说,这次收购也可能给其业务带来风险。世界上90%的智能手机处理器和其他类型的移动芯片都使用ARM芯片设计。出售给英伟达后,ARM将失去作为中立供应商的吸引力,而三星、苹果、高通等ARM客户将面临其芯片竞争对手英伟达持有ARM的局面,这些公司很可能转向其他选择。

智能停车收费器上的ARM标志,图据wsj

此外,收购还可能面临政府监管问题。ARM最初是一家成立于英国的公司,被日本软银集团收购为子公司,但总部仍在英国。据BBC报道,ARM创始人赫尔曼豪泽(Herman Hauzer)表示,英伟达收购“英国科技皇冠上的宝石”ARM将是“一场灾难”。赫尔曼豪泽指出,一旦ARM被美国公司拥有,美国可能禁止中国公司使用ARM技术,ARM将失去在中国的这个巨大市场。另外三星、苹果等公司可能会选择其他公司,会影响ARM业务。英国也呼吁政府干预此次收购,以保护英国的就业。

在正式宣布收购后,一位英国政府消息人士表示,英国政府不会阻止这笔交易,但会提出一些条件。英伟达已公开承诺,ARM的总部将留在英国,并会雇佣更多员工,保留ARM品牌。然而,豪泽表示,除非英国政府进行干预,使其具有法律效力,否则英伟达在英国保持甚至增加就业岗位的承诺“毫无意义”。

此外,此次收购也将成为日本企业最大的资产出售交易之一,日本政府的监管也将影响此次收购。

中国半导体产业该怎么准备?

英伟达正式发布收购消息后,业界更大的担忧来自国内半导体设计行业的生态层面。

几年前,看到黄仁勋的声明后,行业可能会有条件地选择信任,甚至期待行业未来的发展变化。

然而,在当今中美贸易摩擦的背景下,美国的“长臂管辖权”日益激烈。如果英伟达完成对ARM的收购,那么仍然位于英国剑桥的公司将被纳入美国的管辖范围。

事实上,美国之前一直在影响Arm对中国公司的授权,但经过研究判断,Arm于2019年在中国发表声明“没有也不会停止向华为供货”。

收购会带来新的变数,国内很多企业可能要从最严峻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提前做好准备。

在2019年的一次媒体沟通会上,Arm中国执行CEO吴雄刚向21Tech等媒体表示,Arm的IP产品最初采用的是全球协同开发模式。根据产品的性质,其实合规的工作量和方法是不一样的。“从合规角度来看,我们必须响应并遵守政府的法律法规和要求。”

当时关系还算融洽的Arm总部IP产品业务组总裁雷内哈斯(Rene Haas)也表示,“华为和海斯是Arm的长期合作伙伴,过去合作得非常好。华为在2019年5月被美国政府列入实体名单后,Arm澄清了相关关系。从建筑学的角度来说,Arm是英国的技术,所以不会受到目前一些相关规定的影响。”

这里说的架构包括当时的V8和后来的新架构。如果被美国公司NVIDIA俘获,Arm可能需要一个新的“澄清”工作。

幸运的是,目前国内一些集成电路设计厂商,包括海思和腾飞,已经买断了Arm V8架构指令集,这是永久性的。因此,至少在目前的架构体系下,不会打乱国内半导体设计厂商的后续规划工作。

但长期来看,就不好说了。如果外部环境不变,Arm推出了新的指令集架构,中国公司在获得使用授权时可能会面临一些不确定性。

如果不及时授权,中国半导体设计公司将面临产品迭代进度缓慢、竞争力落后的问题。

东吴证券在研究报告中指出,未来国内Arm阵营的芯片设计公司可以通过优化CPU代码来继续升级芯片性能,另一方面可以在V8指令集的基础上自行升级指令集;或者可以求助开源指令集RISC-V开发相应的CPU,或者配合龙芯的MIPS和神威的Alpha架构走MIPS和Alpha路线。无论哪种方式,国内芯片设计公司的自主程度都需要进一步提高。

兴业证券指出,如果收购成功,不仅华为,所有列入“实体名单”的中国科技企业都将遭遇芯片供应中断。另一方面,许多芯片设计公司不得不寻找Arm的替代品,这将影响Arm的业务。

近年出现的开源指令集架构RISC-V,寄予厚望。包括阿里平头阁和丁晖科技在内的许多芯片设计厂商都在基于这种架构设计和开发新产品。但是这种架构的工业生态并不完善,目前很难与Arm抗衡。

在前述交流中,Arm中国市场部负责人梁泉也回应了新建筑竞赛的话题。他说:“我们从不回避竞争,因为市场总是有许多结构同时参与竞争和竞争。我们仍然坚持我们在整个架构和芯片设计技术上的领先地位,然后充分发挥这一领先地位,与当地芯片行业更紧密地融合在一起。我们一方面大力发展自己,另一方面也希望更多的业内伙伴共同努力,共同推动行业的发展。”

但在今天的语境下,这些词也可能变成过去式。Arm的新变化将对国内芯片设计公司的技术路线储备提出更迫切的问题。

综合来自:红星新闻,21世纪经济报道